我在北京送外卖,最怕的不是新冠

AI财经社 2020/6/29 11:02:36浏览次数:

一位外卖骑手6月23日被确诊的消息传出后,外界在担忧点外卖是不是安全的同时,也关注到官方通报中这位47岁骑手的活动轨迹:最近15天平均每天工作12小时,接50单左右,晚上还会接妻子下班回家。

寥寥几百字勾勒出的是一个努力工作、爱护家人的普通人,个中艰辛却令每个人都感同身受。

穿梭在街头巷尾的外卖骑手们,这个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群体,串联起城市各个角落的需求,已经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存在。他们身份各异,有背井离乡的农民,也有正在找工作的毕业生,有刚刚入行的新人,也有见证了外卖崛起的老手。相同的是,生活不易,他们都品尝过各种滋味。

疫情面前,每个人都心惊胆战,但为了生活,他们却依旧在“疫”口下谋生。因为担心偏见,王刚不敢穿自己的工作服;“没心没肺”的张亮,收到过用户的差评和扣款,记忆最深的却是来自用户的满满感动。这样在刀锋边缘奔走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?刚过而立之年的马建说,“也许等病毒真的找上来的时候”。

我在北京送外卖,最怕的不是新冠

事实上,在骑手的工作轨迹中,处处充满着风险。或是一场忽如其来的车祸,或是一棵在大风中忽然倒下的树,抑或是不知潜藏在哪里的病毒……遭受任何一个,都将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。

正如知名房产博主“北京大土豆”在社交媒体上所说,“世人慌慌张张,不过图碎银几两。可偏偏这碎银几两,能解世间万种慌张”。

虽然我们各不相同,但生活是共同的底色。

1

“担心偏见,我故意没穿工作服”

王刚 饿了么骑手 21岁

我是一名大学应届毕业生,学校延期毕业后,在家里闲着无事,5月初的时候就来北京当了饿了么骑手,想着一边找工作一边先挣点钱,过渡一两个月。

前一段时间,学校通知毕业生返校参加实习,我本来都已经买好了6月17号回内蒙古的票,结果遇到新发地疫情暴发,打电话给家里,了解到即使核酸检测是阴性也不能回去,就只好把票给退了。

因为是做专送,所以我们的单价和工作时间相对固定。一般来说,每天早晨9点到晚上10点我们必须在线上,其他时间可以自由支配,无论距离远近,每单的佣金都是7块钱,但是你不知道会派什么样的单给你,我一般都在4公里以内配送,最远的时候也跑过五六公里。

刚来北京那段时间,我每天能接到20单左右,收入一百多。新发地疫情暴发之后,这里80%的骑手都在居家隔离,我们站就只剩下了八九个人还在接单。所以,现在我能接到的单量相比以前变多了,每天大概在30单左右,收入也增加到了两百多,除掉每天必须的生活开支, 我还能净剩一百多。

疫情之下,尤其是看到有骑手被确诊的消息,我也很担心工作中存在可能被感染的风险,但是心里一想能挣更多钱,也就将这些都抛去脑后了。

其实饿了么配送站还是挺支持骑手工作的,不仅会提供免费的口罩和消毒酒精等防护用品给我们,那些居家隔离的骑手每天也能拿到一定额度的补贴。6月14日,配送站还统一组织骑手进行了免费的核酸检测。尤其是从新发地出现疫情之后,我们站就更加强调要无接触配送,还要求我们每天至少要对配送箱子消毒三到五次。

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份工作,以前在学校里我也经常点外卖,可那时候和骑手接触不多,心里也没什么感觉。有时候他们派送超时了,我也会埋怨几句,但是从没有投诉过。等我自己做了骑手,才感觉这样的工作很苦很累,真的很不容易。

其实,身体累倒没什么,主要是心理也累。你不知道什么人会用什么理由就给你个差评,有一次我明明把单送到了门口,顾客电话一直打不通后,我就先派别的单了,也给他发短信说明了情况,承诺一会儿再次派送,可他还是打客服电话投诉了我。

一般来说,我们骑手收到差评后是可以申诉的,但是顾客通过客服投诉的话,我们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。别看我一个男人,那次也差点哭了。虽然骑手只做了短短一个月,但我的脾气比以前变好了许多,或许这就是服务业吧,能磨平一个人的棱角。

这次疫情发生后,给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好像一夜之间很多店家都不让骑手进门了,我们取单时也不怎么给好脸色。顾客害怕我们携带病毒,即使我们也是去吃饭的,但是看到我们后也会躲得远远的。所以我自己吃饭一般都是从店里买出来,然后坐在外面的草地上吃。

丰台那个饿了么骑手被确诊的新闻发生后,因为担心别人对我有偏见,这两天我故意没穿我们饿了么的工作服。

还记得有一天中午,我接到一笔奶茶订单,送到地方后才发现顾客是社区做核酸检测的护士。我工作时经常路过那个社区,看到那里一直聚集了很多人,心想可能这个护士小姐姐直到现在才有时间给自己点喝的吧。把东西交给她时,我说,你们真辛苦。她回答我说,你们也很辛苦啊。然后她还要送我一杯奶茶,尽管我极力推辞,但她还是送给了我。

那次我也差点哭了,不过相比前一次的委屈,这次完全是出于感动。

2

“因为疫情,我把抽了十几年的烟戒了”

张亮 美团骑手 29岁

大概是在6月4号的时候,我的摩托车因为保险问题和年检问题被交警查扣了。没工作的那几天里,我很少出门,一直都在网上挑二手车,心里挺郁闷的。

后来,我看到了新发地出现疫情的新闻,这反而让我觉得自己是因祸得福了。不然,谁能确保我不会接到新发地的单?去过的话就得居家隔离。其实我一直是比较排斥新发地的,因为那里车太多、人也太杂,有时候即使接到了单,能转出去我也就转出去了。

疫情暴发后,我就很注意防护。在配送站还没提供酒精和消毒液之前,我就自己买,每天早晚分别给配送箱消毒一次。现在配送站也给外卖员提供口罩,随用随取,但是我觉得质量不好,只领过两个,现在还是戴自己从网上买的。

除此之外,每次到商家取单之前,我都会用他们的消毒液洗手,平时没单休息的时候,我也不像其他人那样聚成一堆、摘下口罩聊天,而是会找个没人的角落听听歌或打个游戏。6月15日,我们公司统一组织过一次核酸检测,不过那时要我们自费。后来,我又通过社区自己去免费检测了一次,不是新闻上报道说会出现假阴性的情况吗?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别人,都得上双重保险。

6月19号,我收拾好买的二手摩托才又开始接单。6月20号,我给一个出现过病例、已经全部封闭的小区送外卖,到了之后等了半天,顾客才提着一根一米长的棍子出来,隔着铁栅栏让我把东西挂到棍子的一头。

顾客是个女孩,力气比较小,她买的东西也比较多,我挂上后她挑了半天也挑不动。我说要么我走近点递给你,没想到她立刻喝止我,让我站在原地别动。当时我着急去送别的单,就把东西挂到了另一个地方,对她说等我走远了你再来拿。结果,我离开后没一会儿就收到了一个差评,后台扣了我四十多块钱。

经历了这件事我心里挺窝火的,可是生气归生气,我也理解她,疫情这么严重,谁都会为自己的安全考虑。其实对我们外卖员抱有偏见的顾客一直都有,非常时期就更加明显了。

当然,这样的顾客只占少数,我也遇到过非常暖心的事。前两天我给另外一个小区送单,也是到了后等了半天,给顾客打电话不接,发短信也不回,可我也不能把外卖放下就走啊,再收到差评怎么办?

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,顾客才下来取餐,一见面就不停向我道歉,说小孩儿一直哭闹,哄睡了后才下来。她还递给了我一个小袋子,里面有一袋酒精、一袋消毒水,还有一个特别精致的小喷壶,叮嘱我要多注意防护。其实听到她道歉后,我心里的气就消了,送我东西后,就更加觉得心里暖暖的。

我一直都是个没心没肺的人,有时候看见同行和顾客吵架、或是听到他们炫耀顾客请自己喝饮料什么的时候,我都没有放在心上。可是亲身经历过完全相反的两件事,我心里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。第二个顾客送的那个小袋子我到现在还留着,一直都舍不得用。

我2012年来的北京,这八年里一直在送外卖。有时候听到新入行的人抱怨干这活儿辛苦,我都是“呵呵”一笑,心想辛不辛苦要看跟什么比较了。

来北京之前,我在黑龙江老家做过一段时间搬卸工,一辆卡车装四五十吨水稻,从早晨7点到晚上11点,我们四五个人要卸二十车左右,就这样一年下来,我总共才挣了两万多块钱。

所以,经历过那种辛苦之后,送外卖在我看来就是十分理想的活儿了,自在、挣得又多,我如果每天都很努力的话,一个月下来就能挣到一万多,即使想稍微偷偷懒,每个月也能挣个七八千。

现在,我们一家四口都在北京谋生。刚来的时候,我送饿了么,那时候外卖才刚刚兴起,后来带我弟入的行,再后来我爸也加入了进来。现在我和我爸送美团,我弟专门送必胜客,我妈在附近的一个商场里打工,我和我弟都没结婚,四个人挣钱完全够花。

北京新一轮疫情对整个外卖行业影响还是挺大的。拿我弟在的必胜客来说,之前他们店本来有四五个配送员,平均每个人每天能送二三十单。现在,他们店有几个人担心安全问题辞职了,只剩下他一个人负责,可整个店一天下来也就只有五六十单。

事实上,单量自从年初暴发疫情后就在逐步减少,往年6月间,每天至少有四五十单,可现在配送员少了,每个人能接到的单量增加的却不多。商家关店,人口外流,很多上班族都在家办公,单量减少也是自然而然的事。

单量减少后,我们外卖员的收入肯定也相应减少了。前一段时间,我想到每天抽烟要花不少钱,又正好赶上感冒,担心被认为成疑似病例,索性就把抽了十几年的烟戒了。所以,什么都要换个角度想。比如说我车被没收,结果却因祸得福。你再说疫情是坏事吧,却让我改了十几年的坏习惯。

我在北京送外卖,最怕的不是新冠

3

“等病毒真的找上来的时候,我才会停下”

马建 众包骑手 30岁

我5月底才回北京复工,之前都在老家陪孩子上网课。我和老婆往年都在北京,我送外卖,她在商场餐厅刷碗,能陪孩子的时间很少。今年考虑到孩子要上一年级,两口子商量了一下,决定留一个人在老家,就只有我一个人回北京了。

记得离家那天临上车时,老婆还叮嘱我说骑车慢点,要多看路,哪怕少送几单,也要注意安全。当时我们都以为疫情要过去了,没想到刚回来还没几天,北京就暴发了新一轮疫情。唉,这事儿我真没法说,今年的钱不好挣啊。

新发地那边出事后,西红门周边很多外卖员都被封号了,要居家隔离十四天,我们站原本大概有两百多人,现在就剩下了不到一半。人少了,分配到每个人身上的单量就变多了,我以前每天差不多能接三四十单,现在单量变成五六十了。

原来我们在2.5公里之内配送每单能提4块钱,之后每增加1公里相应会提高1.5元,最远配送范围是6公里,每单能提8块钱。这段时间,平台为了能留住外卖员,把单价也提高了一两块钱。单量变多了,每个外卖员肯定是变得更累了,但是收入也相应增加了,累点也值得。

6月23日看到丰台那个饿了么外卖员被确诊的新闻后,我心里头“咯噔”了一下:我们外卖员每天都要到处跑,什么人都会接触,谁知道哪里藏着病毒?

当天晚上,我和家人视频通话,他们也看到了新闻,老婆劝我,这段时间太危险就不要接单了。孩子也对我说,“爸爸,你休息几天吧”。我口头上答应了他们,可是放下电话后第二天就又出去接单了。

在北京送外卖的大都像我一样是农村人,干这个就是为了挣钱谋生。尤其是我们做众包的,自己给自己打工,多劳多得,居家隔离的话不像那些专送骑手还能拿补贴,我们不往外跑就只能喝西北风。

我们虽然也有配送站点,可是并不会给我们提供很多帮助。我们站长每天都会在群里吆喝注意防护,但从没给我们提供过消毒液口罩,都是靠我们自己买。我一个口罩一般都要戴一天,虽然口罩不算贵,但我真舍不得四个小时一换。

你说现在生活开销多大?一个月房租一千多,吃一顿饭最少十几块钱,隔离十几天不挣钱的话,真的承受不住。要说风险的话,我们送外卖的每天都伴随着各种危险。在马路上骑电动车多危险,外卖员出车祸或被大树砸死的新闻发生了不少,现在的话,我们接单送单又会有感染病毒的危险,可是能怎么办呢?

那些被隔离的人每天在家里睡觉玩手机,看上去是挺舒服的,但是心里的焦虑只有自己知道。尤其像我家小孩是儿子,往后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,为了生活,有风险我也得顶着上啊。

那个外卖员被确诊后,我从他身上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其实我也想过万一哪天自己真的感染上了病毒会怎么办,可也就是想个开头之后就不敢再往下想。胡思乱想的话,会越想越怕,还怎么挣钱?说实话,我不敢停。

或许,真的等病毒找上来的时候,我才会停下吧。

(文中张亮、王刚、马建均为化名)

更多热门餐饮行业动态请点击》》

我对此项目感兴趣,马上留言

姓名:
手机:
代理地区: -
投资金额: 10万以下 10-20万 50万以上
留言:
提交留言

招商经理在24小时内联系您。中诺餐饮加盟网绝不泄露您的信息!

我在北京送外卖,最怕的不是新冠相关信息